彭伟国:97国足历史最强 每天跑一万米肯定不行!

网易体育6月10日报道:

1996年在阿联酋举行的亚洲杯,是中国足球实行职业联赛后中国国家队参加的第一个大赛。甲A初期的火爆让全国球迷对国足充满了期待,戚务生率领的球队也星光熠熠,范志毅彭伟国、魏群、区楚良、李明、孙继海、高峰、吴承瑛、谢晖、宿茂臻、马明宇……遗憾的是当年的亚洲杯中国队却未能交出好成绩,小组赛踉跄晋级,四分之一决赛领先两球的情况下被沙特4-3逆转。

96年甲A联赛赛是10月27日结束的,一周后中国国家队就立即组织集训备战12月在阿联酋举行的亚洲杯,集训地点是在广东的肇庆市。90年代的中国足球,提出了学习德国队的口号,当时德国就喜欢在大赛前以大运动量的方式储备体能,刚接手球队的主教练戚务生不得不无条件接受,所以当时足协的一些领导也要求国足必须大运动量储备体能,因此在肇庆的集训几乎都是一周三练,而且还需要每天一万米跑。遗憾的是大运动量的备战,并未带来好的结果。在小组赛第一轮中面对当时实力明显不如自己的乌兹别克,全场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最后时刻被对手反击得手连进两球,中国队0-2输球。

彭伟国对于这段经历是记忆犹新:“足球运动,你每天都让球员跑一万米肯定是不行的,这样球员的球感和节奏感都完全没了。”

亚洲杯小组赛第一轮中国队发挥不如人意,彭伟国认为与赛前大运动量的训练有一定的关系。幸好第二轮比赛中国队3-0击败了叙利亚,但最后一轮面对已经晋级的日本队,中国却又一次在最后时刻丢球,3战2负1胜的中国队最后是靠净胜球才勉强晋级的。

彭伟国是当时国家队的主力中场,他认为中国队当时的实力并不比日本队差,输给日本完全因为运气实在太差,“小组赛最后一轮对日本,其实大家都清楚只要一场平局就双方携手出线的。那场比赛踢得并不算激烈,双方都是奔着1分去的,最后一分钟日本队禁区外一脚远射世界波取得进球。我记得那个射门是距离禁区很远的一次射门,但却被他们踢出一个世界波,真的是运气不好。”彭伟国笑言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总是最后时刻丢球,他把这归咎于运气太差。

“其实我们国足的实力当时不比日本差的,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外界都总是说96、97年的那届国家队是史上最强的国足,彭伟国对此也比较认同。“我个人是比较同意这个观点的,而且很多球评家都是这样说的,我觉得这说法没问题。”的确,当时的中国国家队每一个位置上有能力很突出的球员,而且球员的特点非常鲜明。宿茂臻和谢晖的头球水平高,而且在前场能够起到支点作用。高峰的跑位飘忽速度奇快,而且脚法和射门都非常好。中场的马明宇、曹限东和彭伟国技术意识都非常高。后卫线有范志毅、孙继海、张恩华、吴承瑛等猛将。

小组赛中国队还出现了一幕小插曲,第一场最后时刻连丢两球输给乌兹别克的比赛中,范志毅直接在球场上对着当时年轻的左后卫刘越开骂,这一幕还给央视的电视镜头给拍了下来。彭伟国说自己不知道对阵乌兹别克的比赛中发生了这一幕,但是在随后进行的四分之一决赛3-4输给沙特的比赛,他承认当时是球队大哥的范志毅的确是骂了防守做得不好的刘越。“我不知道乌兹别克那场范志毅骂了刘越,但对沙特那场的确是有的,那场比赛我们2-0领先一下子给对手进了3个。”

与沙特的比赛,中国队16分钟就取得2-0的领先,彭伟国是一个助攻一个进球,但国足在31-34分钟3分钟内被对手连进3球。这3个丢球都与刘越防守的左路有关,所以也难怪范志毅会发怒。领先两球被逆转,这一幕在一年后的金州世预赛也再次发生,中国队面对强队时,总是领先后反而不太会踢球了。彭伟国认为这和球队领先后的战术打法有一定关系外,也和球队欠缺大赛经验,以及球员心理素质不够硬有一定关系。

沙特当时是亚洲最强球队之一,尽管中国队最终3-4输球,但那场比赛却是整个96亚洲杯中国队踢得最好的比赛,最后时刻球队一直压着对手狂攻。替换刘越上场的吴承瑛其实在比赛最后时刻反越位成功打进一个漂亮进球,但可惜却被裁判判定无效。彭伟国已经记不得当时的具体细节,只记得当时在西亚踢比赛裁判的执法都偏向西亚球队:“那个年代在西亚踢比赛很难的,裁判都偏向他们。”

25年过去,现在因为每年一度的老甲A比赛,当年的队友都会天南地北的会聚在一起。“我们一起聊天的时候都会谈到96年亚洲杯的经历,当年很多的画面都还记得。”

彭伟国认为那一届国家队的队内氛围都挺不错的,所以到现在大部分队友之间的关系都不错。

JRS直播吧 体育直播 足球即时比分 即时比分网 NBA重播视频 NBA直播 篮球直播吧 德甲直播 西甲直播 CBA直播